全民快三能赚钱吗

  • <tr id='XmHn0a'><strong id='XmHn0a'></strong><small id='XmHn0a'></small><button id='XmHn0a'></button><li id='XmHn0a'><noscript id='XmHn0a'><big id='XmHn0a'></big><dt id='XmHn0a'></dt></noscript></li></tr><ol id='XmHn0a'><option id='XmHn0a'><table id='XmHn0a'><blockquote id='XmHn0a'><tbody id='XmHn0a'></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XmHn0a'></u><kbd id='XmHn0a'><kbd id='XmHn0a'></kbd></kbd>

    <code id='XmHn0a'><strong id='XmHn0a'></strong></code>

    <fieldset id='XmHn0a'></fieldset>
          <span id='XmHn0a'></span>

              <ins id='XmHn0a'></ins>
              <acronym id='XmHn0a'><em id='XmHn0a'></em><td id='XmHn0a'><div id='XmHn0a'></div></td></acronym><address id='XmHn0a'><big id='XmHn0a'><big id='XmHn0a'></big><legend id='XmHn0a'></legend></big></address>

              <i id='XmHn0a'><div id='XmHn0a'><ins id='XmHn0a'></ins></div></i>
              <i id='XmHn0a'></i>
            1. <dl id='XmHn0a'></dl>
              1. <blockquote id='XmHn0a'><q id='XmHn0a'><noscript id='XmHn0a'></noscript><dt id='XmHn0a'></dt></q></blockquote><noframes id='XmHn0a'><i id='XmHn0a'></i>

                《肿瘤君》参评奥斯卡 韩延:新导演比较没包袱

                日前,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公布了81个国家和地区选送参评第88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片单,韩延执导的《滚蛋吧!肿瘤君》代表内地参选,而此前被传入围的热门《狼图腾》《山河故人》落选。得知这一消息当天,韩延接受了京华时报专访,他表示能代表内地“申奥”是对自己很大的鼓励,至于得奖与否,他笑说心态是随缘。韩延调侃,希望“最好当一辈子新导演”,“因为新导演没有包袱。一部戏出来了,先说‘你们别期望,我也不是著名导演’,也不想为作品跟上部是否关联负责。我是创作爱好广泛的人,未来希望挨个尝试不同类型”。

                  □关键词·参选奥斯卡

                  此前“没有察觉到任何迹象”

                  “我是通过媒体报道才知道这件事的,今天很多人给我打电话都在问我,你们确定吗?在此之前,我也没有察觉到任何迹象,我们可能参与奥斯卡评选。只是前几天片方管我要照片资料,非常紧急,我也没有多想,也是早上醒来看到有人发我新闻链接才知道。”被紧急要资料时,韩延还在参加朋友婚礼的路上,“信号不好,老是发不出去,事后我回忆起来,才反应过来,这可能是要(为申奥)填表”。

                  韩延直言,能代表内地“申奥”是对自己很大的鼓励,也是很大的意外,至于得奖与否,他笑说:“我的心态是随缘。我从来没想过有机会代表中国内地参选。”此前《狼图腾》《山河故人》都传出想代表内地“申奥”,韩延称之前没关注这个,“贾樟柯导演的所有电影我都会去看。《狼图腾》是可以成为经典的作品,从题材我们都很不一样,没法比较。我拍《肿瘤君》没有太大野心,只是想分享当下80后的精神生活,而《狼图腾》是史诗级作品,没法比较”。

                  □关键词·搭档

                  小白命好?“她演技一直就很好”

                  消息传出后,也有网友评论,调侃称白百何“命好”,先是主演《捉妖记》成为内地“24亿”级女影星,接着主演的《滚蛋吧!肿瘤君》拿下5亿票房,又代表内地参选奥斯卡。谈及此,韩延笑笑,“其实我跟小白都特别冷静,她说‘恭喜你,导演’,我说‘恭喜你,小白’,就结束了。小白是很低调沉稳的人,我们拍这部戏时没想太多,也都不是沽名钓誉的人。我们经常聊到一个话题,这辈子是不是还能再这么拍电影?不考虑其他的,豁出去了。她为这部电影付出很大心血,以她的性格,得到这个消息,也不会沾沾自喜”。

                  与白百何是中戏2002级的同学,韩延称想要让白百何出演是因为她神似熊顿,“大学里她给我的印象和熊顿一样,乐观、阳光又很逗。我是确定了她演,才看她之前(演绝症)的作品”。在韩延看来,白百何演技一直就很好,《肿瘤君》对她的挑战更大。

                  □关键词·拍戏

                  “《美丽人生》对我的影响非常大”

                  韩延一开始预计《肿瘤君》只有1亿票房,结果超出预期,“很多人揣测我擅长用一些年轻人喜欢的手法,其实我认为,还是观众和熊顿比较近,看到这样励志的事情会受到感染”。

                  韩延称一些奥斯卡获奖影片对自己拍《肿瘤君》等片影响很大,“像《美丽人生》(第71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对我的影响非常大,德国的《窃听风暴》(第79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对我的电影技术和表演的认识有颠覆性的改变,《谜一样的双眼》(第82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对我的电影观影响也很大。特别《窃听风暴》的表演、镜头的运用很大程度上用到了《肿瘤君》中。可能大家不会轻易觉察到,我把这些东西藏得比较靠后。比如情感戏拍摄方法上是学习了《窃听风暴》的手法,像非常缓慢的轨道移动、光的运用、景深的控制。人物的处理我还受到了《美丽人生》的影响,人物的矛盾性、张力,都有所借鉴。”韩延称整个电影用到了很多传统电影方法,这也是他的坚守。

                  此前习主席访美之际,“2015中国电影周”的开幕影片正是《滚蛋吧!肿瘤君》,谈及那次放映,韩延称当场放映反响不错。谈及交流时外国电影人关注的点,韩延说:“他们觉得我用的很多手法新颖,在过去中国电影很少看到,然后对这个女孩的命运也挺同情,总拿电影《星运里的错》(谢琳·伍德蕾、安塞尔·埃尔格特主演,讲述了两个患有癌症的青少年间的故事)比较,问有没有受到影响。其实我是拍完《肿瘤君》才看到《星运里的错》这部片子。”

                  ■对话韩延

                  这个行业不缺钱,只缺好作品

                  京华时报:《肿瘤君》代表内地“申奥”,也有人担忧这样的小妞电影是否符合奥斯卡口味,你怎么看?

                  韩延:说实话这件事对我是完全意外,刚在火车上我一直在看剧本,直到很多记者打给我,我才意识到。至于奥斯卡,我的心态是随缘,不想因为这件事影响生活,还是该干啥就干啥。关于这部电影我在拍摄时其实有两个原则,逼着自己一不去想市场票房,二不想电影节和获奖,我担心这些杂念会影响我对片子的判断。这部戏我的表达很克制,没有用太多自我手法去表现,市场方面只是需要让更多人看到,这也是我的初衷。能够代表内地参选奥斯卡,有更多人知道这个故事,这是非常好的。

                  京华时报:假如一部片子砸了,下部投资可能面临一定阻力,在这方面真的没有压力?

                  韩延:那当然还是能不赔钱就好。我的想法是,中国电影市场现在蓬勃发展,过去我这个年龄的没机会拍电影,只是前辈们在商业片探索上做了贡献,使得有了更多资金进入行业,去投资新导演。这个行业这阶段不缺钱,只缺好作品,我上部电影(《第一次》)票房也不是太高,大家之所以还继续支持,是我的工作方式、对电影的态度保证不妥协、不迁就,这样不会担心找不到钱拍电影。一路上我也挺幸运,得到很多人帮助,像毕业后曾志伟拿钱让我拍了一部电影,虽然因为一些原因没有上映,但他肯让一个新导演拍胶片电影,也是大胆的行为。江志强老板对我从业历程也是转折性改变,他一直告诉我,要做一个好导演,要时刻保持警醒和勤奋、对市场的敏锐,还有学习的姿态。

                  京华时报:你说过有青春片情结,之后还会拍青春片吗?下一部电影筹备怎样?

                  韩延:第一部拍的(未上映的)就是青春片,我曾经设想不再拍青春片,但《肿瘤君》剧本放在眼前,打动了我。接下来不会向青春片方向走,但万一遇到打动我的剧本也不排除再拍。接下来会尝试更工业化的电影拍摄,更加商业一点,我一直特别喜欢一本日本漫画,现在在谈版权中,是个悬疑题材,还有一部黑帮片也在准备阶段。
                 

                    京华时报:今年有很多新导演崛起,你会关注他们的作品吗?如何看“新锐导演”这个头衔?

                  韩延:新锐导演、新导演这些称呼我都很喜欢,有可能最好当一辈子新导演,因为新导演没有包袱。一部戏出来了,先说“你们别期望,我也不是著名导演”,也不想为作品跟上部是否关联负责。我是创作爱好广泛的人,未来都希望挨个尝试不同类型。我也会看很多新导演的作品,很多和我关系都不错,之间的交流也非常良性,都在探讨怎么拍不一样的电影。像《捉妖记》《夏洛特烦恼》我就很喜欢。今年好电影很多,《解救吾先生》混录时我也看过初剪,很喜欢,接下来贺岁档里也期待那一批好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