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三助手

  • <tr id='JYhOoE'><strong id='JYhOoE'></strong><small id='JYhOoE'></small><button id='JYhOoE'></button><li id='JYhOoE'><noscript id='JYhOoE'><big id='JYhOoE'></big><dt id='JYhOoE'></dt></noscript></li></tr><ol id='JYhOoE'><option id='JYhOoE'><table id='JYhOoE'><blockquote id='JYhOoE'><tbody id='JYhOoE'></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JYhOoE'></u><kbd id='JYhOoE'><kbd id='JYhOoE'></kbd></kbd>

    <code id='JYhOoE'><strong id='JYhOoE'></strong></code>

    <fieldset id='JYhOoE'></fieldset>
          <span id='JYhOoE'></span>

              <ins id='JYhOoE'></ins>
              <acronym id='JYhOoE'><em id='JYhOoE'></em><td id='JYhOoE'><div id='JYhOoE'></div></td></acronym><address id='JYhOoE'><big id='JYhOoE'><big id='JYhOoE'></big><legend id='JYhOoE'></legend></big></address>

              <i id='JYhOoE'><div id='JYhOoE'><ins id='JYhOoE'></ins></div></i>
              <i id='JYhOoE'></i>
            1. <dl id='JYhOoE'></dl>
              1. <blockquote id='JYhOoE'><q id='JYhOoE'><noscript id='JYhOoE'></noscript><dt id='JYhOoE'></dt></q></blockquote><noframes id='JYhOoE'><i id='JYhOoE'></i>

                石油等重点领域价改提速

                     进入2016年, 一大批改革清单迎面而来。在12日举行的国家发改委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发改委新闻发言人李朴民指出,2016年将推进电力、石油、天然气、盐业等改革;继续深化电力、天然气、医疗服务等重点领域价格改革,完善价格形成机制。

                 

                 

                    “价格作为市场经济的重要杠杆,对于供求关系会起到一定的调节作用。如果价格体系是完善且灵敏的,那么,对于优化资源配置也将起到很好的引导作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咨询研究部副部长王军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某些领域内,政府存在某种程度的干预行为,使得价格没有在市场中发挥很好的杠杆作用。所以对于这些领域的价格改革,可以说会在一定程度上打破其供给端的行政垄断,有利于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2015年10月1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正式出台,随后,关于电力体制改革的6个配套文件相继发布,包括《关于推进输配电价改革的实施意见》、《关于推进售电侧改革的实施意见》等。

                 

                    对此,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相关人士认为,电力体系改革有利于使电网企业更加专注电网资产运营和提高输配电服务水平,激励其降本增效,使电网企业真正回归到社会公益性的本位。

                 

                    继电力改革文件出台之后,有关油气改革的话题也日益成为社会各方人士热议的焦点。13日国家发改委表示,国内成品油价格机制已得到进一步完善并设置调控上下限,下一步将结合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进程,适时全面放开成品油价格。

                 

                    金银岛市场分析师王延婷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完善后的成品油定价机制有利于防止油价过高或过低给国内经济带来的不利影响。换个角度来看,油价过低不利于资源节约使用以及能源结构调整,设立调控下限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有效防止低油价使得能源出现反替代。